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克踹板是会破加速,所以骗板雾刃啊!踹完板雾刃加速紧跟一刀倒地。
 
   一般像湖景村,月亮河,等空军过来他们差不多也过半了,雾刃一刀,机械师buffx2娃娃下来,空军交枪,死追上椅的那个,如果没卡到半而上椅的又不是主修机位,那还是直接传送来的好。

   如果是机械师追她娃娃把她娃娃清干净,继续追她,空军搏命交了枪也交了一般不会再过来了,应该会互奶。这个时候副位救人会来,一定一定要卡过半,然后追死机械,这个时候应该剩两台机空军和第一次上椅的满血,副救人位半血,往机子走,看清楚人在决定要不要传送,一般看见空军就不用追了,有人上椅她修不动。

   剩下的传送谁都凉,副救人位半血,带了拘禁,掉血肯定快,上过椅的空军来不及救,没上过椅卡她半血,没卡住就传送,这个时候第一次上椅的二挂,但是没人来救,他们俩要互奶,肯定是飞了。这把差不多就稳了。

   如果是湖景村,我推荐兴奋,70%概率是在二楼附近剧院出生,那么直接去站台空地,站台一台机空地一台,空地一般出生是空军,给她雾刃,然后绕路去站台的机追修机的,抓上椅,空军肯定要找人奶,剩下俩修机的都在河对面奶完回来她也快飞了,堵空军给她雾刃,一刀中后提防空军交枪,一旦她停顿,金身预判空军倒地,人也飞了。然后只要守机就好,河对面机子基本已经开完了,只剩空军上椅这半边的了。

  如果带散件务必把通报点上,至少三人还能知道一下他们大概方位,至于为什么带幽闭。。。当然是怕翻车。

  天赋还在调整,至少我用这两套三天打上了四阶四现在还没卡。

巨舒服,给同好安利一下不带一刀不带张狂完全散件的杰克。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6

chapter 16 幻境之下

   过于耀眼的太阳缓缓落幕,狡黠温柔的月亮如约升起。属于夜晚的狂欢才刚刚开始,温柔的笑容背后燃烧的是欲望与金钱。迷人的少女们低声诱惑着,无声的邀请,她们伸出的双手是常人无法抗拒的——也没有人想要抵抗,他们甘愿沉醉于这温柔乡。

   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酩酊大醉的克利切朝着一位棕发,绿眼的少女走去,“艾玛!”少女微笑着挽着他的胳膊,“我在的。”克利切痴痴的笑了起来,随着少女搀扶慢慢前行。

   少女们一拥而上,围在奈布的身边,叽叽喳喳的挤作一团。奈布拉低了帽檐,本想随意应对几句,却不想撞到了不远处一位少女的视线,黑发棕眼的少女看上去乖巧懂事,仿佛在等待主人的宠幸。

   不知何时,少女们都已安静下来,让开了一条通往她身边的道路,他清楚的看到少女的手紧张的握了起来,视线无法移开,望着“他”期待的目光,无法拒绝,少女们善意的鼓励『为什么要拒绝,这才是正确的』大步上前,伸出手“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共度一晚?”“当然。”看着少女羞涩的脸庞,和手里柔软的小手,却又感觉有哪里不对。

   “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哪个人应该有一双略带薄茧的双手,怀抱安全的令人眷恋,看向我目光应该是充满了……

   脸上的温热让思绪回到了现实,看着少女那已经红透了的脸颊,勾起了一个笑容,“亲吻…不该是这样的哦。”勾起她的下颚,深深地吻上去,闭上眼沉浸在这个软绵绵的吻当中…今夜忘记一切。

   不远处猩红的双眼默默注视着这场“闹剧”,月光照在摆在窗前那支染上了鲜血的玫瑰上,不知是不是错觉它沾染了鲜血之后开的越发妖艳。

   杰克站在小巷的深处看着那名少女娇羞地目送奈布,奈布也一步三回头的表达了自己的不舍,在任何一个人看来这都是一对甜蜜恩爱的小情侣。

   嫉妒可是会使人变成恶鬼的。

   女人的尖叫混杂着鲜血的飞溅,让人不自觉的沉迷,渐渐恢复理智,看着少女的脸颊轻笑出声,随后掏出手绢擦干手上不小心溅到的鲜血,慢悠悠地离开了这里,“果然还是把他藏起来吧,让你只成为我一个人的。”

   躺在地上的女人双目瞪向远方,好似已经看到了结局。

   要捕获一只奈布需要些什么呢?需要一个地下室,一副拷链,然后偶遇他,把他打晕,带回去。

奈布和杰克不得不说的事

   廓尔喀人,在国家层面是对生活于尼泊尔境内的全体人民——各民族的统称,在民族层面则特指尼泊尔众族之一的廓尔喀民族。

   普遍的说法是,廓尔喀人是蒙古人的后裔,蒙古西征时打到尼泊尔,军队主力因故离开后,一部分西征军人留在了当地维持统治,在数百年后,自称继承了蒙古人英勇秉性的廓尔喀人随着大英帝国殖民全球的脚步名震天下。似乎廓尔喀人应该是黄种人。

    但事实上,蒙古人在经略西域的时候已经跟信仰胡大(安拉)的当地白种人穆斯林混过血了,甚至为此背叛长生天,投靠真主。因此到达尼泊尔的西征军已经充斥着黄、白混血儿了,而且廓尔喀人受当地印度人的文化影响严重,比如至今存在于尼泊尔的种姓制度

   种姓讲的就是血统,因此西征军与印度人种混血是不可避免的,而印度号称“人种博物馆”,各种“小人种”——黑、白都有,甚至蒙古入侵时还带去了蒙古人种。话说要混血的话,西征军同拥有较为纯正的雅利安白人血统的高等种姓人群(婆罗门种姓和刹帝利种姓)混血的比例应该更大,因为廓尔喀人的祖先是征服者,他们用征服的壮举成为了社会阶级的最高端,跟黑乎乎的印度土著通婚似乎也不符合与白人混血的西征军人的审美观,当然不排除重口味(笑)。

   好吧,综上所述:廓尔喀民族是一个黄白混血民族,但血统上似乎更偏向白种人(混了两下,比例更大)。
就像欧洲的鞑靼人一样,虽说源自黄种蒙古人,也曾试图征服白人,但却最终被白人同化了。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还有一种说法,廓尔喀人系公元12世纪从印度移入的、来自中亚草原地区的雅利安人与当地卡人的混血后裔,信仰印度教。18世纪中叶廓尔喀国王战胜马拉王朝,统一了尼泊尔。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廓尔喀人属于混血儿,兼具拜仁和黄人血统特征,不过没有确切说明,是可能性最小的一种。

   奈布属于混血儿,杰克属于纯种欧洲人

   而在杰克身处伦敦的那个时代正处于歧视中国人,就算对中国人有歧视,顶多也是因为不了解,他跟中国人应该没怎么接触过,但他应该对美洲大陆上白人与印第安人的冲突比较熟悉,他一向对这种处于弱势却抗争不息的人有好感。

chapter 15 崩坏的乐园

   漫长的黑夜已经落幕,苍白的手用力抓住窗帘猛的一拉,阳光穿透云层,透过窗户想要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希望把这温暖留下,一次次落空,却又不知疲倦的伸手试图抓住这些温暖,明知抓不住,但又固执的不肯放手,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咚咚的敲门声,仿佛像宣告死亡的丧钟一般刺耳。

   打开房门,在外面的石阶上放着的是一束黄玫瑰和一张纸片。“I'm sorry”,苍白的纸片随着风轻轻飘走,阳光照在脸上依旧暖洋洋的。杰克猛的回头,他看到映在地上的影子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猫,正迎面扑来。

   无尽的黑色,仿佛置身于黑色的海洋之中,身体冰冷且沉重,手指一根也动不了,窒息感扑面而来。

                  『更加深邃的绝望』

   正午的阳光十分充足,仿佛能温暖所有,但也只是仿佛罢了。站在树后的艾米丽看着杰克面色惨白地从玫瑰花束中单独抽出了一枝,紧紧握住,鲜血顺着花茎慢慢滴落,悄悄地离开了。

   她回到公寓看着艾玛正和奈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走上前去一起和艾玛在花园收拾剩下的包装纸。“嘿,姑娘们,你们怎么不让他收拾?”玛尔塔突然出现在艾米丽旁边。艾米丽心里一紧,嘴上答道:“都是些女孩子家的玩意,不好叫他帮忙,怕他笨手笨脚的弄坏了。”奈布在一旁抗议,可惜在场的人都没有理他,艾玛甚至捂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玛尔塔狐疑地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我刚刚接到了上级的紧急开会邀请,是关于咱们三个要不要继续去前线的会议。”看到艾米丽的脸色有些难看“当然,我可不想在回战场指挥那些没脑子又不听人话的飞行员了!”玛尔塔又看了看脸色同样不太好的奈布一眼,“我一会儿就出发,大概三天以后回来。”

   艾米丽看着玛尔塔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我不会再回到前线,玛尔塔。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哪怕是伤害你们。』

   要想办法,让开膛手更加的…更加生气。“奈布,皮尔森先生问你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去玩?”他拉了拉兜帽低沉的回答“不了,没有心情。”看似担忧的看向他“正是因为没有心情才要出去玩一下开心一下,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回来嘛。”他低头想了很久,最终勉强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好好”拜托那位“小偷”先生带我们家奈布长长见识了。把消息放出,说我们的军人先生要找一位美丽的小姐共度良宵,要知道这整个小镇军人就只有这么一位。眼看计划已经成了一半,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欢快地回答“那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和皮尔森先生分享这个好消息。”

   艾玛看着艾米丽要走了也赶忙紧随其后,花园只剩奈布一人奇怪地看着她们的背影。

   虽然说一切都如计划的那样,现在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结果,但是艾米丽还是坐立不安,万一…万一在开膛手的心里奈布并没有那么重要该怎么办?会失败吗?我还要回到那个人间炼狱吗?

   站在一旁的艾玛看着她焦躁不安,耐心的开导她。“你会成功的,我保证。”艾玛拉起艾米丽的手,轻轻拂过她的后背。心里却在想『要是实在不行,我将会找到接触奈布的每一个人,并且杀死她们,效仿开膛手。』手顿了顿『反正已经知道他本人在哪了,不是吗?』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我的天使』

   一晚上撞了两位主播正在直播的车,哦。
   我因为太过菜鸡而当场去世。不知道虎牙的是不是正在直播。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4

chapter 14 荆轲一梦

主杰佣

本章微双杰

隐晦双杰车

不适者慎入

   今天是我和他交往的一周年纪念日,早上甚至享受到了他亲手制做的早餐。是的,我的恋人!为了我!去学了料理!虽然很少下厨,但这不正是代表了今天的不同么!

   微笑着目送他出门,自己随后也换上了大衣,今天要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宣布主权,这样就不会有人在妄想不该想的东西了,心里有些愉快的想着。今天的行程是先去取定做的戒指,去餐厅定晚餐,拉着他去郊区骑马游玩,在拿出玫瑰和戒指向他求婚,最后是温馨的烛光晚餐,完美的计划。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哪一步出错了?在雨中用力的握紧手中的玫瑰花,眼神涣散,我做错了什么?

   随后又有些神经质的看向手中有些蔫掉的玫瑰,花瓣有的已经开始慢慢飘落,暗棕逐渐被鲜红所吞噬。痴迷嗅着玫瑰花迷人的香气,掩埋在花束中的嘴角勾起的是疯狂的笑容。

              『就快了,在耐心等待一下吧』

  宛如梦境被打破一般,明明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现在却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交集。有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会反问自己,我们真的在一起过了吗?耳畔响起的声音仿佛是恶魔的低语『你在苦恼些什么?你不是想得到他吗?我不就是…,就像…一样,把一切交给我不就好了吗?』

   不,『那么我们来打赌吧,没有我的帮助,你是无法抓住他的。最终你还是要向我求助』我不可能在犯下第二次错误。『是的,“你”不会』他仿佛在嘲讽些什么。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却无法让他停下来好好跟我谈一谈,我没有办法抓住他的尾巴,正当我沮丧时,大门被推开,他就站在那。湛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地透彻,仿佛包容万物的天空就在其中。

   可他开口时我却感觉自己正被推下深渊,风声呼啸而过,留下的是刺骨的寒冷,仿佛自己身处的不是这夏日,而是寒冷的冬夜。他走进了一些,我好像回答了他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回答。

   漫无目的奔跑,最终停留在原点,大脑一片混乱,依稀记得自己慌不择路的样子。

   小さな子供たちと伴になるのは満天の星¹

   繁星落幕,朝阳初升,现在是归家的时间了。

   带着平复了一晚目前还算稳定的情绪回到了诊所,可在看着他搬着一个纸箱时还是无法避免的恍惚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压低了帽子冷漠的从身边走了过去。

   靠着大门,望着屋内,脑海中他留给我的背影挥之不去。好像有什么消失了,挺直的脊背最终还是被压弯了,忍耐不住的蜷缩起身子,任凭绝望淹没。

   『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低声嗤笑,『你种下的恶诞生了我』他顿了顿又说『来吧,就像当初杀死那个女人一样²,你不是渴望这么做吗,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他像伊圃园的蛇一样口腹蜜剑,紧紧缠绕在我的身上,慢慢勒紧。他也的确说的没错,无法否认,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当发现我不在抗拒时,他露出了獠牙,心满意足的咬住我的脖颈将毒液注射在我体内,眼睛中溢出的是绝望与解放的泪水,既痛苦又愉悦,我们终将合二为一。

1.小小的孩童与之作伴的只有满天繁星
2.那个女人指他的母亲,并不是指之前的伎女们。

   杰克的人格有三个,主人格,副人格是杰克的黑暗面,他听从主人格的愿望杀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就是被他们所影响的随心所欲的开膛手。三个人格互相影响。
注:应该说最先喜欢上奈布的其实是开膛手一见钟情,喜欢那明亮的蓝眼睛。主人格其实是被影响同步喜欢的。后面在第五章帮奈布洗澡的时候,副人格觉得需要处理掉奈布,开膛手不同意进行了反扑,被副人格吞噬,副人格融合开膛手,发生转变。主人格是懦弱胆怯无能的,所有的人格都可以强行抢夺控制权,且主人格已经出现记忆混乱和崩溃症状。副人格其实把所有的事情都计算好了。

算了算可以说杰克的视角都是开膛手的,极少出现主人格。后面的杰克是融合了好孩子的样子,不会黑的太厉害但也不会说是傻白甜。

卡这一章卡了很久,后面有个讲杰克以前经历的外番,我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打出来。

杰克改版

   杰克新改完版以后雾刃要压着用,尽量预判好求生者走位在挥,不能着急。

   四五阶我推荐点一刀,拘禁狂和擦刀快,带金身。

   开场是有雾刃的,要保证这第一发雾刃不能空,然后继续追击半血,倒地大约是在开完三台机以后,放一个比较空旷地方的椅子,耳鸣判断空军从哪边过来,先截断空军给她一刀,因为是雾刃不用擦刀。所以,空军半血应该是快到椅子或者是你们同时到椅子的状态,这个时候要贴椅子,仔细观察空军如果空军选择交枪那么金身一刀空军倒地。如果不交,那么直接一刀啊,这个时候杰克还差一刀二阶技能才出。

   先挂空军,来的肯定要救第一个上椅的,这个时候雾刃也好的差不多了,先给一发雾刃,救下来后打上过椅的,这个时候要追救人的让他倒地,或者让他救下空军以后用金身去把空军的枪骗出来,让空军倒地。如果金身没砍死空军那么别追,去挂死第一个上椅的。

   这个时候来救的一般是真香师或是魔术师,机械师在空军上椅时就修不动了。这个时候大约会剩两个半台机或是一台压好了的机,这个时候看见谁追谁,如果情况好能在全开完机之前挂上椅,如果不好那么全开完机一刀斩至少也能保平。

  杰克感觉上是为了守尸加强了一些,但是对于高端局来说然并卵啊,高端局谁守尸就凉都是传送嗖嗖的。只能说是平衡了一下杰克的胜率,以前要么是赢,三杀或是四杀,输那就是杀一出三,很少有平局情况,现在平局倒是常见了,就是上分难......

   这个时候要点名佣兵,他自带小搏命容错率极高, 看见他你基本就可以选择投降了 。高端局其实真香师还是不好,虽然说修机比佣兵快但是容错率极低,而且上椅之后不好救,而佣兵不一样啊,护腕机动性超强自带小搏命,如果空军出错还能迅速弹射接救人任务让空军能有一个喘息的时间。

私心杰佣杰,让我蹭个热度谢谢。

  

脑洞

记梗
祭日快乐he:杰克死亡,其余人无限轮回
互逆he:奈布死亡,只有杰克无限轮回

魔女:奈布魔女 杰克人类
主线be:拼尽全力也未曾在你心中留下痕迹
支线假he:我的爱人就在我身边

互逆:杰克魔女 奈布人类(杰佣杰)
主线he:我用12年爱上你,余生的时间把你锁在我身边
支线be:失去爱人的魔女可怜人

困兽之斗:预言杰克会爱上一个人,这是命中注定的
be:我用你的死亡证明,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
he:没有命中注定,你值得我爱

我的爱人已化作风/龙

梗就这么多了,更完【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

下一篇预计更

你们自己看着选吧)咸鱼一摊JPG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3

chapter 13 海市蜃楼

   马车停在路边,想下去自己走一段路程,理一理情绪,缓解一下心情。在医院里已经隐约知道他不太喜欢自己......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就没有办法控制的啊......心情无法抑制地越来越糟糕。

   结果意外的遇到了上次在奈布公寓看到的那位小姐,她正亲密的挽着一位姑娘的手臂,想必是她口中的那位医生了,而她们旁边那位成年男性衣物破旧打满补丁,口袋却鼓鼓囊囊,手里把玩的是以前贵族中流行的怀表?要知道,贵族之所以是被称为贵族,是因为他们吃穿用与平民完全不同,且平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贵族的东西。

   非常有意思的组合,正当我漫不经心地想路过他们时,那位介绍过公寓格局的小姐却挥手向我问好。意外的挑了挑眉,那位“慈善家”先生可是要准备去牵她的手来着。虽然心情还是很沉重,但绅士的风是必不可少的。

   “杰克先生,今天您又来看望奈布了吗?哦对了!上次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艾玛,是一个园丁!这位是那天介绍的住在公寓的慈善家先生,名字是克利切。还有--这就是艾米利医生!”她亲密的挽住了医生的手臂。
  
   感觉快被他们三人的目光烧着了,那位“慈善家”先生应该应该是爱慕这位园丁小姐,如果说他投来的是嫉妒的目光的话。那么医生是园丁小姐的守护神?目光中除了警惕还夹杂着审视的味道,令人心生不悦。

   “是的,请问...”园丁小姐笑眯眯地打断了我,“他把花留下了哦。”我吃惊的看着她,张了张嘴。她的指尖轻点嘴唇“关于我是怎么得知的,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杰克先生要加油啊!”她紧了紧挽着医生的手臂似乎还讲了些什么,但我已经听不进去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接受我了!』第二个想法便是『想见他』它挤满了我的脑海,听从本心,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开始大步地奔跑起来。我又再一次看到了那只猫,它的蓝眼睛依旧那么美丽,身姿依旧那么轻盈,它指引着我前行。

   路过他住的公寓,穿越小巷,穿过公园的人群,最终它在一条小路上消失了。平稳了剧烈运动后的呼吸,踏着这条小路向森林的深处走去,展现在眼前的是仿佛画卷一般的仙境,一群白天鹅正在不远处歇息,他正坐在湖边柳树的阴影下看着一只落单的黑天鹅。

   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正准备把精灵从“仙境”拖回人间时,天鹅群却突然成群结队的飞起,湖泊荡起波纹,天空中飞舞着白色的羽毛,远处教堂的钟声响起,而我在这美好的时刻里亲吻了我心爱的珍宝。

   钟声远去,羽毛飘落在平静的湖面上,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耳根慢慢变红,眼神飘忽不定。内心深处突然变得满足起来,捧住他的脸庞,看着红晕逐渐蔓延至脸颊,控制不住地在次亲吻他那诱人的唇瓣。

   远处另一只黑色的天鹅从芦苇岸中游了出来,悠哉悠哉的游到了那只黑天鹅旁,亲密的把脖颈交缠。他突然把头埋到我的脖子旁边,我也伸手回抱着他,我们宛若那对黑天鹅一般恩爱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