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2

chapter 12 不安定感

   再次恢复意识已经躺在医院的一张病床上了,床头的柜子上摆放着粉色的玫瑰以及许多信封。模糊的记得,救援队的船只接近了他们,当时冷静的把奈布交给了他们。所以,奈布在哪里?猛的从床上坐起,手上吊着的针头被这番粗爆的举动从血管当中滑出只带起了两三滴血液。

   被手上的痛意唤醒神智,凭着学医的经验分辨瓶子里是葡萄糖,在医院么...冷静下来以后,按下了急救按钮,不一会儿,就有医生带着他的助手来了。他们围在床边,询问着我的身体状况,有些急躁“打断一下,请问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先生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敲了敲手里的本子“他的话已经回去了,杰克先生,您已经昏迷了四天。”而后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他恢复的非常快,不愧是军队退伍的军人,十分坚强。”我有些不愉快的皱起了眉,在心里做了评论『庸医』

   军人受到的伤害经常会牵扯旧疾,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那么快。“麻烦办理一下出院手续,我需要出院。”话音刚落助手们纷纷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啊”“先生您还没检查呢”

   宛若麻雀一般叽叽喳喳的,真是闹人。我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打断了他们“我也是医生,我自己的身体如何我自己知道。”另一个医生推了推眼镜不容人质疑道“请您稍等一天,我们需要为您办理出院手续。”

   出院的那天,小姐们挤在一起口中诉说着对我出院的祝福和她们的担忧,还有些贵族绅士准备谈一谈我在船上的事迹。完全没有心情应付她们,挂上微笑口中随意的回答他们,在以看望友人抽身。『他没有来』这件事,令我异常的焦躁。

   在花店中,精心挑选蓝玫瑰和白玫瑰,小心地将它们包扎真一束。还有老友听说我沉海后送的“祭品”,名叫“巧克力”?真是小气,就特别“小的一块”不就是小小的调侃了一下他被当成魔女处刑了嘛(注:1),话说他到现在也不肯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明明要求我去找......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白沙街235号,抱着想见心上人一面的决心敲响了,公寓的大门。不同的是前几次有奈布开门,而这次开门的是那位带着草帽的姑娘。这次她没有低着头,而是仰着脸用她带着雀斑的笑容招呼我。“杰克先生?对吧?”“嗯”“是来找奈布的吧。”她似乎很确信这点,在我点头之后笑的就更加开心了。

   她过分热情的带着我介绍了这栋公寓,“一楼是厨房和客厅,二楼是“天使”、我和“慈善家”先生的房间。三楼是奈布、特蕾西和玛尔塔的房间。”她路过二楼突然开口“天使是艾米丽,她是一名医生哦!”而后又皱了皱眉“慈善家先生是克利切,他给我的感觉不太好。”

   等上到三楼的时候,她停在奈布房间门前看着我“玛尔塔和特蕾西是一对恋人。”我没有任何反应,她似乎是很开心“那么,奈布!杰克先生来找你了!”她敲了敲房门,里面似乎是没有想到我的冒昧来访,有些冒失的跌倒了,发出沉闷地咚的一声。

   门打开了一条缝,他站在门口看着我,这时候她突然笑了笑“奈布,让杰克先生站在这可是很失礼的哦!”他有些暴躁的抓了一把兜帽,然后侧开身,让出了一条路。“那么,我还有事,先溜了。”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到她说了一句话“要加油啊!杰克先生。”

   意外的,奈布的房间非常的杂乱,丢在角落的药箱,随便摆在地上的花盆,以及宛如暴风席卷过的衣柜,还有在镇上市集见到过的一些小玩意,手鼓、口琴、玩具兔子?怎么讲呢,一言难尽......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后又迅速低下了头。『真是别扭的性格,不过这点也很可爱就是了』

   叹了一口气,把花掖给他,脱下大衣挽起袖子,开始整理房间。把玩具分类,药品按照日期摆好把花放在阳台上。衣服分类收好。也不是很乱,毕竟是军人,被子叠的很整齐,地板也被清扫的很干净,只是不会摆放东西。是没有人指导战争后该如何过平凡日子吗,站直了身子,回头看到的就是,他正呆滞的看着整洁的房间。

   有些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顶,拿过大衣,把口袋内的巧克力放到他的怀里。趁他没有回过神,一口亲在他的唇上发出了“啾”的声音,他捂住嘴唇震惊地看着我。把手搭在门把上,“如果你接受了我请把礼物留下来...不接受的话......请把它们扔掉。”没有回头看他的表情,我有些害怕,如果他拒绝了我,我该怎么办?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晚我就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告白被拒了,以第三视角看着梦中的自己挂着特别假的微笑,那么就做朋友好了。然后我看着梦里的我压抑着感情,一直陪伴在奈布身边......直至他结婚生子,最后一生未娶抑郁而去。

   从梦中醒来胸口依旧残留着那种心被掏空那种钝钝的疼痛感。坐在马车上,要去往的目的地是审判我的“法庭”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漫不经心地想『如果失败了的话,就去跳海吧』假装自己已经死在那次轮船事故里,假装没有被拒绝,草率地决定了自己的死亡方式后,就只剩等待最后审判的结果了。

注1:这里设定厂长的妻子与律师跑了之后被律师反咬一口说厂长是能诱惑人心的怪物,被人关在工厂差点烧死,且年幼的女儿不知被送去了何处。
蓝玫瑰加白玫瑰花语:我暗恋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