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3

chapter 13 海市蜃楼

   马车停在路边,想下去自己走一段路程,理一理情绪,缓解一下心情。在医院里已经隐约知道他不太喜欢自己......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就没有办法控制的啊......心情无法抑制地越来越糟糕。

   结果意外的遇到了上次在奈布公寓看到的那位小姐,她正亲密的挽着一位姑娘的手臂,想必是她口中的那位医生了,而她们旁边那位成年男性衣物破旧打满补丁,口袋却鼓鼓囊囊,手里把玩的是以前贵族中流行的怀表?要知道,贵族之所以是被称为贵族,是因为他们吃穿用与平民完全不同,且平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贵族的东西。

   非常有意思的组合,正当我漫不经心地想路过他们时,那位介绍过公寓格局的小姐却挥手向我问好。意外的挑了挑眉,那位“慈善家”先生可是要准备去牵她的手来着。虽然心情还是很沉重,但绅士的风是必不可少的。

   “杰克先生,今天您又来看望奈布了吗?哦对了!上次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艾玛,是一个园丁!这位是那天介绍的住在公寓的慈善家先生,名字是克利切。还有--这就是艾米利医生!”她亲密的挽住了医生的手臂。
  
   感觉快被他们三人的目光烧着了,那位“慈善家”先生应该应该是爱慕这位园丁小姐,如果说他投来的是嫉妒的目光的话。那么医生是园丁小姐的守护神?目光中除了警惕还夹杂着审视的味道,令人心生不悦。

   “是的,请问...”园丁小姐笑眯眯地打断了我,“他把花留下了哦。”我吃惊的看着她,张了张嘴。她的指尖轻点嘴唇“关于我是怎么得知的,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杰克先生要加油啊!”她紧了紧挽着医生的手臂似乎还讲了些什么,但我已经听不进去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接受我了!』第二个想法便是『想见他』它挤满了我的脑海,听从本心,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开始大步地奔跑起来。我又再一次看到了那只猫,它的蓝眼睛依旧那么美丽,身姿依旧那么轻盈,它指引着我前行。

   路过他住的公寓,穿越小巷,穿过公园的人群,最终它在一条小路上消失了。平稳了剧烈运动后的呼吸,踏着这条小路向森林的深处走去,展现在眼前的是仿佛画卷一般的仙境,一群白天鹅正在不远处歇息,他正坐在湖边柳树的阴影下看着一只落单的黑天鹅。

   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正准备把精灵从“仙境”拖回人间时,天鹅群却突然成群结队的飞起,湖泊荡起波纹,天空中飞舞着白色的羽毛,远处教堂的钟声响起,而我在这美好的时刻里亲吻了我心爱的珍宝。

   钟声远去,羽毛飘落在平静的湖面上,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耳根慢慢变红,眼神飘忽不定。内心深处突然变得满足起来,捧住他的脸庞,看着红晕逐渐蔓延至脸颊,控制不住地在次亲吻他那诱人的唇瓣。

   远处另一只黑色的天鹅从芦苇岸中游了出来,悠哉悠哉的游到了那只黑天鹅旁,亲密的把脖颈交缠。他突然把头埋到我的脖子旁边,我也伸手回抱着他,我们宛若那对黑天鹅一般恩爱亲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