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4

chapter 14 荆轲一梦

主杰佣

本章微双杰

隐晦双杰车

不适者慎入

   今天是我和他交往的一周年纪念日,早上甚至享受到了他亲手制做的早餐。是的,我的恋人!为了我!去学了料理!虽然很少下厨,但这不正是代表了今天的不同么!

   微笑着目送他出门,自己随后也换上了大衣,今天要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宣布主权,这样就不会有人在妄想不该想的东西了,心里有些愉快的想着。今天的行程是先去取定做的戒指,去餐厅定晚餐,拉着他去郊区骑马游玩,在拿出玫瑰和戒指向他求婚,最后是温馨的烛光晚餐,完美的计划。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哪一步出错了?在雨中用力的握紧手中的玫瑰花,眼神涣散,我做错了什么?

   随后又有些神经质的看向手中有些蔫掉的玫瑰,花瓣有的已经开始慢慢飘落,暗棕逐渐被鲜红所吞噬。痴迷嗅着玫瑰花迷人的香气,掩埋在花束中的嘴角勾起的是疯狂的笑容。

              『就快了,在耐心等待一下吧』

  宛如梦境被打破一般,明明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现在却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交集。有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会反问自己,我们真的在一起过了吗?耳畔响起的声音仿佛是恶魔的低语『你在苦恼些什么?你不是想得到他吗?我不就是…,就像…一样,把一切交给我不就好了吗?』

   不,『那么我们来打赌吧,没有我的帮助,你是无法抓住他的。最终你还是要向我求助』我不可能在犯下第二次错误。『是的,“你”不会』他仿佛在嘲讽些什么。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却无法让他停下来好好跟我谈一谈,我没有办法抓住他的尾巴,正当我沮丧时,大门被推开,他就站在那。湛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地透彻,仿佛包容万物的天空就在其中。

   可他开口时我却感觉自己正被推下深渊,风声呼啸而过,留下的是刺骨的寒冷,仿佛自己身处的不是这夏日,而是寒冷的冬夜。他走进了一些,我好像回答了他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回答。

   漫无目的奔跑,最终停留在原点,大脑一片混乱,依稀记得自己慌不择路的样子。

   小さな子供たちと伴になるのは満天の星¹

   繁星落幕,朝阳初升,现在是归家的时间了。

   带着平复了一晚目前还算稳定的情绪回到了诊所,可在看着他搬着一个纸箱时还是无法避免的恍惚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压低了帽子冷漠的从身边走了过去。

   靠着大门,望着屋内,脑海中他留给我的背影挥之不去。好像有什么消失了,挺直的脊背最终还是被压弯了,忍耐不住的蜷缩起身子,任凭绝望淹没。

   『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低声嗤笑,『你种下的恶诞生了我』他顿了顿又说『来吧,就像当初杀死那个女人一样²,你不是渴望这么做吗,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他像伊圃园的蛇一样口腹蜜剑,紧紧缠绕在我的身上,慢慢勒紧。他也的确说的没错,无法否认,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当发现我不在抗拒时,他露出了獠牙,心满意足的咬住我的脖颈将毒液注射在我体内,眼睛中溢出的是绝望与解放的泪水,既痛苦又愉悦,我们终将合二为一。

1.小小的孩童与之作伴的只有满天繁星
2.那个女人指他的母亲,并不是指之前的伎女们。

   杰克的人格有三个,主人格,副人格是杰克的黑暗面,他听从主人格的愿望杀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就是被他们所影响的随心所欲的开膛手。三个人格互相影响。
注:应该说最先喜欢上奈布的其实是开膛手一见钟情,喜欢那明亮的蓝眼睛。主人格其实是被影响同步喜欢的。后面在第五章帮奈布洗澡的时候,副人格觉得需要处理掉奈布,开膛手不同意进行了反扑,被副人格吞噬,副人格融合开膛手,发生转变。主人格是懦弱胆怯无能的,所有的人格都可以强行抢夺控制权,且主人格已经出现记忆混乱和崩溃症状。副人格其实把所有的事情都计算好了。

算了算可以说杰克的视角都是开膛手的,极少出现主人格。后面的杰克是融合了好孩子的样子,不会黑的太厉害但也不会说是傻白甜。

卡这一章卡了很久,后面有个讲杰克以前经历的外番,我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打出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