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chapter 15 崩坏的乐园

   漫长的黑夜已经落幕,苍白的手用力抓住窗帘猛的一拉,阳光穿透云层,透过窗户想要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希望把这温暖留下,一次次落空,却又不知疲倦的伸手试图抓住这些温暖,明知抓不住,但又固执的不肯放手,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咚咚的敲门声,仿佛像宣告死亡的丧钟一般刺耳。

   打开房门,在外面的石阶上放着的是一束黄玫瑰和一张纸片。“I'm sorry”,苍白的纸片随着风轻轻飘走,阳光照在脸上依旧暖洋洋的。杰克猛的回头,他看到映在地上的影子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猫,正迎面扑来。

   无尽的黑色,仿佛置身于黑色的海洋之中,身体冰冷且沉重,手指一根也动不了,窒息感扑面而来。

                  『更加深邃的绝望』

   正午的阳光十分充足,仿佛能温暖所有,但也只是仿佛罢了。站在树后的艾米丽看着杰克面色惨白地从玫瑰花束中单独抽出了一枝,紧紧握住,鲜血顺着花茎慢慢滴落,悄悄地离开了。

   她回到公寓看着艾玛正和奈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走上前去一起和艾玛在花园收拾剩下的包装纸。“嘿,姑娘们,你们怎么不让他收拾?”玛尔塔突然出现在艾米丽旁边。艾米丽心里一紧,嘴上答道:“都是些女孩子家的玩意,不好叫他帮忙,怕他笨手笨脚的弄坏了。”奈布在一旁抗议,可惜在场的人都没有理他,艾玛甚至捂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玛尔塔狐疑地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我刚刚接到了上级的紧急开会邀请,是关于咱们三个要不要继续去前线的会议。”看到艾米丽的脸色有些难看“当然,我可不想在回战场指挥那些没脑子又不听人话的飞行员了!”玛尔塔又看了看脸色同样不太好的奈布一眼,“我一会儿就出发,大概三天以后回来。”

   艾米丽看着玛尔塔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我不会再回到前线,玛尔塔。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哪怕是伤害你们。』

   要想办法,让开膛手更加的…更加生气。“奈布,皮尔森先生问你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去玩?”他拉了拉兜帽低沉的回答“不了,没有心情。”看似担忧的看向他“正是因为没有心情才要出去玩一下开心一下,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回来嘛。”他低头想了很久,最终勉强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好好”拜托那位“小偷”先生带我们家奈布长长见识了。把消息放出,说我们的军人先生要找一位美丽的小姐共度良宵,要知道这整个小镇军人就只有这么一位。眼看计划已经成了一半,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欢快地回答“那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和皮尔森先生分享这个好消息。”

   艾玛看着艾米丽要走了也赶忙紧随其后,花园只剩奈布一人奇怪地看着她们的背影。

   虽然说一切都如计划的那样,现在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结果,但是艾米丽还是坐立不安,万一…万一在开膛手的心里奈布并没有那么重要该怎么办?会失败吗?我还要回到那个人间炼狱吗?

   站在一旁的艾玛看着她焦躁不安,耐心的开导她。“你会成功的,我保证。”艾玛拉起艾米丽的手,轻轻拂过她的后背。心里却在想『要是实在不行,我将会找到接触奈布的每一个人,并且杀死她们,效仿开膛手。』手顿了顿『反正已经知道真人在哪了,不是吗?』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我的天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