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2

  chapter 2  漂亮的蓝宝石
 
  川流不息的人群,与面色冷淡的人们擦肩而过。走进一家咖啡厅,看着外面喧杂的人群。卖报的小童跑到街中央大声的喊着“开膛手!开膛手!开膛手于昨晚子夜又杀害一人!”人们变得有些惊恐,纷纷上前买报。可能是希望知道地点,提前避免出没在“开膛手”的狩猎范围内。

   我抿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口中。这时一位女士走了过来,自顾自的坐在了我的对面。然后柔声开口道:“先生似乎对开膛手不感兴趣?”我眨了眨眼。真是...刺耳的声音,令人不悦,眼睛是烟蓝色...浑浊,次品。我看着她,心里傲慢的想着,她不配成为我的收藏品。充满欲望眼睛,浑浊不堪。
 
“这位美丽的女士,非常遗憾,我并非不感兴趣。而是我已经有了邀约,失陪。”我拿起大衣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利用店里反光的玻璃我看到,那位女士痴痴的看着我的背影。甚至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桌子上的报纸也随之掉落。『真是丑陋的姿态』
   
   
    ---“惨死小巷的少女,被凄惨的开肠破肚。
                   变态杀人狂-开膛手”
  

  漫无目的的走在梧桐叶铺满的小径上,『昨天那个女人...真是可惜啊...明明拥有那么美丽的蓝色眼睛,最后却不能让它保持平时的平淡...满是惊恐...』阳光透过树叶,一位俊美的英国绅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低声笑了起来。

   小径的尽头,是一家花店。而店的主人,是一位盲人。我停止了低笑,本想大步上前...一双漂亮的!湖蓝色的眼睛!它正隔着花店的玻璃门盯着我看!『比天空更耀眼,比湖水更透彻。仿佛被我珍藏的sapphire,我最美丽的蓝宝石。』

   我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向那双眼睛的主人行了一个脱帽礼。他有些慌张的退回到了花店里面,『害羞了吗?真是可爱的性格。』打开花店的大门,向花店的主人询问“今天需要我帮忙吗?”她回头看向我声音轻快的回答:“不,这位是我好友的弟弟-奈布·萨贝达。他今天已经帮我把活计都干完了。”我看向那位奈布·萨贝达先生,向他再一次点头。他显得有些害羞,把兜帽边缘拉的更低了些。

   “好了,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卡罗拉?那可是美国移植的!就为了在你的餐桌上待上两天,你可真是浪费。”说罢她便把困成一小束的玫瑰递给了我。“那是一种情趣。”她接过了我付的钱,嘲弄道“这里的姑娘们可不认这个。”

   花店的钟敲响了,代表着下午四点。她显然不想和我在纠缠,便转移话题“奈布?下午四点了,你不回去帮你姐姐准备晚饭吗?”那个年轻人有些紧张的回答:“玛尔塔让我买些玫瑰回去,说要给特雷西一个惊喜。”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皱起眉头,“最后的玫瑰花刚才已经出售了,你应该早些说的。”

  他有些拘谨的回答:“算了,我在去别的花店问问。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然后有些急促的拉开了花店的门。我无奈的看向她,“玛尔塔?”她有些紧张“是啊?她是奈布的姐姐。”推开花店的门之前,我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花店的主人。

   顺着来时的小径回到了人群当中,抱着花束漫无目的的闲逛。无视人们投来的视线,踏过满地手帕。一眼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位格格不入的小先生,我像一个看见玩具的孩子那样,踏着天上的银河向他跑去。

  “嘿!小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我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随后他背对我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他侧过脸,用一种被冒犯了的眼神盯着我。随后若无其事的放开了手,“有什么事吗?先生?”我看着面前矮我一头的小先生,饶有兴趣的笑了。

   “诚如海伦娜所说,我一个人拿这些花也只能是装饰餐桌。不如把它送给你。”小先生显得有些惊讶,“那么,我要付你多少先令?”“嗯~我一个人进食有些寂寞,希望下次见到你时能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美丽的眼眸映照着天上的星辰,那是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美』

  他接过玫瑰,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我注视着他消失的地方『你会是我的,漂亮的蓝宝石』

  夜晚的灯火亮起,是时候寻找今晚的猎物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