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3

chapter 3 怀念的过去

  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蓝宝石了,焦躁快要压9抑不住了。晚上所抓的猎物,都不能令我满意。我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把“糖果”,含进嘴里。『白色女王么...令人迷恋的感觉。』
  
   回过神就已经走到了公园...『令人怀念,过去的自己就是在这张长椅上入睡的吧...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庄园,但是还是更喜欢这所避难所么......这是什么?库特·弗兰克?还有摆在这的鲜花...烈士墓碑么?』
 
  精神有些恍惚,“先生?”我回过头看见我所钟爱的蓝宝石就在不远处。迅速地回过神“萨贝达..先生?”,我看着他把手里的白百合放在长椅上。“不用,叫我萨贝达就好...先生是来祭奠什么人的吗?”
  
  “失礼,叫我杰克就好。...算是来祭奠的。”他看我眼神有些柔和,“我是来...看看我在战场上死去的兄弟们的...我总是会被他们惊醒。”我看着他低下的脑袋开口:“人们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逞能,从未考虑过被留下人的心情。”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沉浸在悲伤中可是不行的,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妙的事物,它们会抚平你的悲伤。”
  
  我们沿着公园的外围走了一圈,看着年幼的孩童在花园嬉戏;看着年轻的画家在欢声笑语中把这美丽的场景记录下来;看着老去的绅士们在谈论自己以前的经历。他的心情似乎有些好转。

   天色已晚,我伸手拦下了一辆马车。打开车门“请~”。他瞪我我一眼,随即自己扶着马车上去了。我低声笑了起来“那么,萨贝达我们要去哪里?”他在马车上闷声回答道:“伊丽莎白街235号”我看向车夫他点头示意已经知道,我便上了马车。

   坐在萨贝达对面,我就这么看着他的眼睛。他被我盯的有些不自在粗声问:“怎么了?”我笑着眨了眨眼,回答:“萨贝达,你的眼睛真好看。它们看起来像蓝宝石,闪闪发光。”他被我直白的夸赞惊到,随后红晕从脖子蔓延到耳根。他使劲拉低了兜帽,“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想忍不住在多欺负他一下♪』“没有哦,我说的是大实话♪”他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看向马车外面的景色。

   马车忽的停下了,想必是已经到了。还未等车夫过来开门,他便一拽车门自己跳了下去,回头对我做了一个鬼脸。我有些惊讶,原来他是这么活泼的性子吗?随即笑了笑,下了马车。公寓的门口一位打扮利落的女军官正等在门前。她有些惊讶,随即看向萨贝达。『这是玛尔塔吗?不愧是在战场上行事果断有第六感的女人』

   我站在马车边对她行了一个脱帽礼,她眉头一挑竟对我行了个军礼。不愧是一家...萨贝达黏在她的身后,仿佛像一只小奶猫。我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玛塔尔好像注意到了她的弟弟正在跟她撒娇。用手拍了下奈布的头,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慌忙对我挥手告别,我站在马车边同样挥手告别。

   坐进马车,我对车夫报出地址。马蹄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为什么现在感觉好安静...明明刚才也是只有马蹄声的......

   站在“狩猎场”外面突然没有了兴致,脑海中闪过他的眼睛。算了,走回去吧。走在漆黑的小巷中,我的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绕有兴致把玩着剩下的“白色女王”,黑暗使他宁静。突然拐角处出现一名“女士”,“啊啦啦~这位英俊的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共同度过这个美好的夜晚呢?”她带着浑身酒气凑了过来,送上门的猎物,我怎么会放过呢?

   她伸手试图解开我大衣上的纽扣,我看着她的眼睛。天蓝色,虽然瞳孔有些涣散...勉强算A?她似乎放过了我大衣的扣子,把手架到我的肩膀上。对着我醉醺醺的笑了...“来嘛,甜心让我们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我缺突然没了兴致,一把推开她。走出了小巷......

   『那个女人,在开心时偶尔也会对着他人喊一些亲密的称呼』我嫌弃的脱下了价值不菲的大衣,只穿着衬衫走回了诊所。

   ---只是......她从未这么叫过我。

☆*☆*☆*☆*☆*☆*☆*☆*☆

今天凌晨杰克推演满星完成,为了庆祝晚上加更,加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