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4

chapter 4  被诱惑的猎

  [It’s a long time since I saw your last.I wonder if I could ask you to come out to see a movie this weekend?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我放下手里的钢笔,把信交给门外的报童。明天就是周末,他是否会有时间跟我一起出来呢?我摩挲着手里的手杖,陷入了沉思。明天只会有一部电影放映...叫什么来着?‘泰坦尼克号’......可以的话真不想带他看这部片子。可是...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想见他啊~

   咚咚咚门外传来喊声-“先生!您的回信到了!”,接过信,随手递给他1英镑。小童惊喜的看着手里的钱,大喊着跑走了。坐在书房的座椅上,打开了熟悉信封...因为这封信就是我寄出去的。打开信纸反过来,大写的yes。

   我笑了起来,把信整理好放在一个带锁的匣子里。那里面已经有不少他的“回信”-虽然大多数都是我在写,他偶尔回过来的信都被我收起来了。他很少拿信纸正经的给我写一封回信,不过看反面的字迹...“噗,真是可爱。”

   『“明天”--是第一次让人感到这么期待』望着窗外的景色,脸色柔和。

☆*☆*☆*☆*☆*☆*☆*☆*☆

   黑白幕布放映这最后的片尾,无言的结局。杰克自己孤身一人沉入了大海的深处,而他所深爱的人在救援船上无助的看着他的死亡。

   “为什么?为什么萝丝还能上岸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她不会...不会害怕吗?”我看着他的头顶,拍了拍他的肩,使他看向我“因为萝丝知道,她是带着杰克祝福的。杰克爱她,希望她幸福,希望她能够有活下去的动力。如果有人愿意为了你牺牲自己,那么不要愧疚。他救你不是为了让你怀着对他的愧疚感活下去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开始一点点亮了起来,像是一潭死水突然有了生气,生的气息在一点点的蔓延。如果说以前的他仿佛裹了一层厚厚的外壳,他无法感知到壳外的世界。他对外界并不感兴趣,只是单纯的模仿“外界”的因素。

   因为看到路上的小孩子在扮鬼脸吓唬另一个,于是下意识的判断为这是表达警示的一种。这么做以为我会讨厌他?没有想到我会写信给他,由于没有外界因素。他无法做出“常人”的判断,展现在纸上的。是只有我一人发现的,纯白的世界。

   『我越来越钟意他了』“你在想什么?”他把脸凑的极近,近距离蓝宝石的杀伤力好像更大了。“没什么,现在已经下点了。到就餐的时间了,你有什么推荐吗?”他若无其事的盯着脚尖小声的回答到“没...没有。”我拉过他的手“来吧,我刚好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味道不错的餐厅。”

   “奶油蘑菇汤,七分熟牛排,土豆泥和生菜沙拉~当然别忘了在给我一份悦纳布丁♪”我看向老板喊道。“当然,但是今天你不要指望再从我这喝到一瓶葡萄酒!上次你来把我们这最后一瓶自酿喝完了!”然后老板和蔼的看向奈布“那么,亲爱的你要来点什么?”我扭头看向奈布“我推荐这里的约拿布丁和蘑菇汤~”

   “跟他一样,牛排要全熟。谢谢。”他有些生硬的道了谢,『哦吼,不善于和热情的陌生人打交道吗~』随后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围,回头又看了看我。“怎么了?”他用一种奇怪眼神看着我“没有想到,你会来这里吃饭。”我用好奇的眼神看回去“那你认为我会在哪吃?”他瞟了我一眼“就是那种一看就很贵的,名牌餐厅?或是在庄园由仆人做?”我笑着回答他“我又不是贵族,来这里很正常啊。而且我也不住在庄园。”他用一种你不要装了的表情看着我。“真的,我是一个医生,平时住在自家诊所。”『不过我在别处倒的确有一座庄园』

   他这时看我的眼神已经近似于看一个庸医了...在这个尴尬的时候,老板端着料理上来了。大笑着对奈布说:“他看上去不像医生吧?”奈布看了眼我“不像,如果是医生的话,大概是个庸医?”...你还真诚实,店主哈哈大笑起来“他还真是个医生,不过是这个小镇医术最好的。”

   他瞪大了眼睛,我喝了一勺汤,无辜的看着他。“汤很好喝的哦~”。他稍显尴尬的拿勺子尝了一口,我笑眯眯的看着他,『耳朵红了』

注: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不知道能否请你周末出来看场电影?期待你的来信。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