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8

chapter 8 小小的恶趣味

   伴随着窗外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醒来,手臂有些沉...睁开双眼,他正躺在我的臂弯里,安详的睡颜。愣了一下,然后回想起昨晚的事情。用枕头代替,慢慢把手臂抽出。『这都没有醒,小可爱你戒心有点低』

   揉着发酸的手臂,走向厨房,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好呢♪打开炉火,我是煎鸡蛋他是煮鸡蛋好了~大病初愈的人需要清淡些的食物,两个煮鸡蛋、吐司、两片火腿、蔬菜沙拉再加上一杯牛奶完美~在准备一下我的早餐,鸡蛋、培根、吐司还有土豆泥加西蓝花配一杯咖啡。

   摘下围裙,我听到楼上他惊慌的从大床上下来的声音了,站在楼梯下对上面喊“不要着急,早餐已经做好了,洗漱换一下衣服,今天我们外出购物。”楼上的脚步没有了,满意的点点头。在去花园修剪一些玫瑰,当我捧着玫瑰回到餐厅时,他已经下楼坐在那里等着我了,把花插进花瓶。

  看到他拿起餐具好奇的问 “不祷告吗?”他停顿了一下“我不信。”我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刚好,我也不信。”抓起餐具切开煎蛋,“今天要去购物,你的衣物和家里的食材都需要补充。”他咽下一口吐司“我回去会还你的。”我看着他“不需要,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帮工,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开门问诊了,希望你能帮我打打下手。要知道,病人们有的时候会闹事。我会负责你的三餐吃住,当然衣物费可是要从你工钱里扣。”他用力的握紧餐具,“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慢条斯理的啃了一口吐司,“怎么会是同情,这个小镇大多都有自己的活计要干,除了孩童外我几乎雇佣不到成年人。还有你以为我的帮工是那么好干的吗?我的诊所可是很忙的,你只是不知道情况罢了。”

   他有些尴尬,“好了,快吃。我们出去购物之后我还要坐诊一下午。”他开始快速的往嘴里填东西,然后有些厌恶的看着杯子里的牛奶,“牛奶可是补钙的好东西,他会有助于人骨骼的生长。”听到有助于骨骼生长时,他有些恼怒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的喝光了它。

   来到小镇繁华的街道上,精心为他挑着衣物,对英镑的消失丝毫没有心痛,甚至还美滋滋。他惊恐的看着我挑选一件比一件贵的衣物已经无力阻止了,甚至放弃计算他要工作多少年才能还清。进最后一家店带着他去结账时,面带微笑的看着老板报出了一个勉强在他接受范围以内的数字--50英镑...也快赶上他两年的收入了。

   老板面带微笑,在后面挥手,他有些好奇的问我“老板不是应该亏了吗?为什么?”领着他走向集市“大概因为这张脸吧。”如此随意的回答引来他的一个白眼,『当然是因为我已经交过了,而且还附带了不小的好处费。』

   鱼肉蛋奶需要补充,还有新鲜的蔬菜是最重要的。现宰猪鸡一只、一大块新鲜的牛肉,怀里抱着的纸袋里面放着两根长法棍和一些果酱、甜点。家里定期会有人上门送牛奶和鲜疏,在市场找到店家告诉他们以后每天在多送一人份。他拿着一条鱼跟在我后面,回了家。“奈布,开下门...我忘了,我还没有给你钥匙来着。”他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我把纸袋放在地上开了门。

   帮忙把东西拿到厨房后,我告诉他先去把衣服挂好,在把大门口柜台上的牌子挂好。他沉默的跑走了,耸了耸肩叛逆期的少年么。整理好厨房后,把剩下盒子里面的衣服拆开,老是淋雨的那件风衣宣布报废。还有多买了两套睡衣,以及定制的两件白大衣,一件大一件小。把衣服拿回房间挂好,穿好白大衣。

   楼下的门也被敲响了,我的小助手他在已经把门打开了。路过他时把大衣递给他,“穿好,然后去厨房倒两杯水。”我坐在椅子上,开始询问病情。“她吃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你应该回去好好问问她。接下来几天她会开始吐出东西,这是人身体自然的排斥,不必担心。”女人扶着女孩“谢谢您,医生25英镑的诊费我放在门口的箱子里了。”我点点头。

   接待了一位又一位的病人,他对这件事情有些感到无聊了。这时,窗外有人大喊:“医生!医生!他把腿摔断了,快看看他!”我把门打开示意我新上任的小助手把病人搀进来,一次只能进两人,你们谁进来?一位妇女走了出来,她颤抖的看着门外的人们。“把病人扶到那张铺了白单子的床上,然后等这位夫人,进来后把门关上。”对着妇人点了点头,现在的任务是看看那个把腿摔断的“可怜人”。

   指挥小助手把酒精,药膏,绷带依次递给我,先冲净伤口外围的沙砾,掐了掐他的骨头,他叫的想待宰的猪一样刺耳。很好,断了还有些错位,今天已经接诊过很多病人了,有些不耐。“闭上你的嘴,你会干扰我正骨。如果你想养好后发现骨头接的位置不对,重新砸了骨头重接的话,我也不会反对你的嚎叫。”世界终于清净了,敷上药膏,捆上绷带。看着女人,药费一共是65英镑。她有些害怕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床上躺着的人。“药膏半个月来换一次,伤口不要接触水,还有少让他下地活动。”

   女人扶着男人出去了,我有些疲惫的坐下。他坐在不远处盯着门口放的那个钱箱,有些好笑又感觉有些心酸。“去清点一下那个钱箱,我去做饭。”看着他一跃而起,想一个允许吃糖的孩子一样。笑着摇了摇头,把大衣脱下扔在沙发上,进了厨房。

   把胭脂好的鸡刷上蜂蜜放入烤箱,开火用奶油蘑菇芝士和鸡胸肉熬一锅奶油蘑菇汤。蒸两个土豆,煎两块牛排。在拌一个沙拉,把土豆拿除来碾成泥,加入洋葱和黑椒粉。在把布丁的蛋液打好备用。看着生牛排--『我记得他上次吃的是全熟』,等待烤鸡好的时候布置一下餐桌吧。摆好餐具,汤已经差不多了。看着餐桌有些犯难,这时,他大喊“我清点好了,一共560英镑!”『还可以,按平时大约可以赚1000英镑』“别看了,过来帮忙盛汤。”我回去煎牛排,他把汤盛好了。我把放牛排的碟子掖到他手里,取出烤鸡,把备好的蛋液放进去。

   端着烤鸡走进餐桌,我看着他的眼睛映照着烛火的样子有一瞬间的停顿。坐下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抓起汤匙开动,今天他大概是累坏了,上午逛了一上午的街,还要试衣服,下午站了一下午,坚决不肯坐......

   吃完饭后甜点晚餐就结束了,我看他坐在客厅打了一个又一个哈欠,劝他上楼先休息。自己则慢悠悠的把餐具洗净,在为自己沏一壶咖啡,靠着炉火旁的单人沙发坐下,看着报纸。回过神来,这个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雨,午夜也即将来临。『最近一定会出什么事,早上看到马戏团团长在买什么?锯子,呵,什么事情需要马戏团长去干?而直觉告诉我他今天一定会动手。』

   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摩挲着茶杯的花纹,看看钟,又过去一个小时,已经一点了。大门被暴力的拍打,放下茶杯,打开大门,冷淡的看着门外面的人问道“什么事”他扛着一个红发青年,机械的回答“他的腿摔断了”我领着他,来到了手术台,“把人放上去,轻点。”
 
   仔细检查他的伤势,“静养的话腿还能保住,但是也会落下病根。”马戏团长从外面推门走进来“截肢吧,我们等不起这么长时间。”我点了点头,“那么,请出去等,我手术的时候不允许有外人在场。”他们显然也不想看这么血腥的东西,非常迅速的走了,“那么我们明天来接他。”『显得非常关系他--明明是自己动的手脚』

   带上手套,开始进行手术,麻醉剂已经给了。可是他依旧醒了,清醒无比的看着我拿着刀子在他身上割下一刀又一刀。手术结束后,我坐在旁边,掏出一把“糖果”看着他“能令人忘记不愉快的小玩意。”他动了动手指,把脸侧向一边。

   动用了一些小手段,搞来了一个当时最好的假肢。『这些人会怎么对他呢?令人期待』太阳刚刚升起时,马戏团来人把他接走了。我看到那孩子眼中还残有对那里的希望与期待。笑着点了一根烟『有意思,这次他摧毁了你的一条腿,你可以原谅他,下次呢?你不会一直忍让的,我们是一类人』

   听着小助手起床的动静,把手里的烟头熄灭。伸了一个懒腰,新的一天要开始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