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9

chapter 9 来临的暴风雨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一周了啊,后续发生了什么呢?望着外面乌黑的天空,『想知道啊』奈布从厨房端着一杯牛奶出来了,好奇地问道“杰克你在想什么?”我回头盯着他『他手里的杯子』“这不是也开始喝牛奶了嘛。”他有些恼羞成怒的上楼了,而我继续盯着窗外发呆,预感越发强烈。

   突然,黑夜中亮起星星点点的光亮,直觉告诉我,我需要去看一看,可是听着楼上的声音内心却有些犹豫。最终我还是选择拿起大衣,出门去看看。楼上的窗户打开了,他探出头看着我,莫名的有些心虚。大喊“我出去一下散散心。”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生气的拉下窗户和拉上帘子的行为就知道,他又生气了。

   溜溜达达的走到马戏团附近的街道上,突然没有兴致找那个青年了。在回去的途中,一只黑猫经过我的脚边,失神的看着那只猫『那是』那猫回头盯着我看。

   一条小巷,那只猫仿佛特地把我带到这里一样,看了我一眼扭头跑进了小巷深处。我看着那条小巷许久,还是跟了进去。巷子的深处没有那只猫,只有一个可怜兮兮靠着墙角的红发的青年。慢慢靠近他,我在他手边看到的是当时在手术台上放在他旁边“糖果”的纸。『这不还是吃了吗』

   用随身带着的刀子取出子弹,在掏出一圈绷带。包扎好后仔细打量着他,那个假肢被抢走了?换上了劣质的假肢,截面和新假肢一看就是磨合不好,而且还长时间走路,导致截断面血肉模糊。再重新帮他包扎后我在巷子里点燃了一根烟。

   望着星空,想着回去怎么哄人。突然,他抬起头望向我,用嘶哑的声音问我“为什么要帮我?”我吐出一口烟“因为我和你是一路人,无聊而已。”他低低的笑了起开。““糖果”你不宜多吃,试试普通的糖如何?”我也没打算听他回答,从口袋抓出一把糖--里面也混杂着一些“糖果”,然后一并给了他。

   远远的的听见他的回应“我会记住你的,算我欠你一次。”我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挥挥手示意已经听到了。

   离开小巷,回到诊所。灯还亮着,打开大门,他捧着杯子坐在那里。听到声音,嗖的一些从沙发上蹦起来,噔噔噔的回客卧了。我的心突然就柔软下来了,如果我是一个人,我可以选择把裘克带回来选择包庇他。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是现在他在这里。

   把大衣挂在衣架上,上楼打开他卧室的门,灯飞快的被熄灭了。我站在门口,“晚安,奈布。”关门时听到几乎不可闻的一声“晚安。”高兴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明天,大概会引起大骚动吧。最后脑海中模糊的想着,陷入了黑暗。

过了一夜☆*☆*☆*☆*☆*☆*☆*☆*☆

   果然,早上报纸头条就是马戏团惨遭杀害凶手竟是马戏团内部成员,反正又是警察安慰人民的无聊东西,不看也无所谓。随手把报纸扔到一边,喝着黑咖啡看他小心的切割盘子里的煎蛋。今天是和他同居的第多少天来着?应该快有一个月了?那么算算日子,玛尔塔应该也快回来了。

   镇上响彻着钟声?这个时间能敲响的,恐怕只有丧钟了。又有一个人死去了啊,这又与我何干呢?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门被粗鲁的推开,“萨贝达!你姐姐回来了,不过特雷西好像......”他惊讶的把手里的餐具一丢,抱歉地对我说“我先回去一趟。”

   我看着被合上的大门,把手里的咖啡倾倒在餐桌上。『这种微妙的不愉快』看着洁白的桌布慢慢把咖啡吸收,污渍蔓延出一片令人作呕的痕迹,烦躁的把放置其上的餐具扫落。

   看着窗外的白鸽,现在最好,冷静。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这不是一个绝妙的事件么?当他对我的好感度超过对他家人的,我是不是,就不会被忽视了?

   抓着大衣,跑到街道上,拦下马车。去往白沙街,思考安慰的话语。

   轻车熟路的进入公寓,打开门扉。看见的是,灵堂与沉重的棺木。他回头看到我,有些难过的走过来站在我身旁。我拍着他的肩,看见他眼眶红了一圈,这时候玛尔塔走过来。我向行礼“节哀。”,她没有回答,眼神落在我搂着奈布的手上,眼睛里的血丝看起来更多了。

   “明天,特蕾西就要下葬了。希望杰克先生您能出席她的葬礼。”她拿手绢抹了一把眼泪,“当然,我会出席的。”“地点在教会礼堂。”我点点头,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依旧没有说出口。

   奈布今天还是跟我一起回去了,她的姐姐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

   今晚,他敲响了我卧室的门。坐在床边,我递给他一杯温好的牛奶。他接过牛奶盯着它看了许久,然后一口气将它喝掉了。温热的牛奶给了他一些暖意,嘶哑的声音开口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死的会是她。”他有些迷茫的摩挲着玻璃杯壁,透过玻璃杯壁仿佛可以看到那个年轻的女孩“我甚至觉得,我们会比她先一步拥抱死亡。为什么偏偏是她?她还那么年轻,她才19!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不是别人!”

   牛奶里面放了安眠和镇静作用的药剂,什么时候会起效呢?我看着他红肿的眼睛,“有形之物终将毁灭,人,终究有死亡的一天。”他激动起来,“那也不应该是她!她还那么年轻!”我伸手把他抱紧怀里,“那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们能做的只有安心活在世界上。使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慰从而安息。”我搂着他的腰,倒在床上。“明天还要出席葬礼,现在,你该睡了。”

   也许是这个怀抱太过于温暖又或许是牛奶中的安眠药发挥了作用,他无力的阖上了双眼。熄灭了灯火,我拥抱着他望向窗外的月亮。

             『今晚,大概是一个不眠夜。』

   在去往教堂的路上,钟一共敲响了三次,一次两下,表示死者为女性。坐在教堂最后一排,听着牧师的祷告。眼睛却望向那对姐弟,他们非常地悲伤,有些出神的想着『我......死后会不会也有人因为我的逝去而悲伤呢』

   木馆被放置在坑中,每个人把手中的花放在棺木里。轮到我时,我低下身把手中的一束白菊放在她棺椁里并低声开口“Blessed are those who are clean in heart, forthey shall see God.God favored her too much, so she recalled hersoul early.¹”牧师在一旁显得有些差异,但依旧附和“是的,令人遗憾。”慢慢退至回人群中。

   搞得仿佛真的有神一样在心底这么不以为然的想着,面上却依旧是悲伤的表情。

   人群四散开来,只剩下那对姐弟。玛尔塔安慰了一下她的弟弟,转头离开了,她应该还有后续事物要处理。我慢慢靠近他,他盯着墓碑突然开口“我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没有想到最先离去的不是在战场上的我们,而是她。”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头顶,“不要太难过,你的姐姐应该比你还要悲伤。”他猛的回头“?!!”我突然感觉有些好笑“她的恋人已经逝去了,你回去吧,回去多陪陪她。”他被惊的有些说不出来话,我没有等他却转身离去了。

注1.出自圣经: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主。暗指她灵美好会去天堂。上帝太宠爱她了,所以她很早就想起了她的灵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