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Forbearance of love

洁白羽翼鸟儿---代表着的是什么呢?

   希望还是绝望?

   在荒芜的奥地利斯庄园上空,代表希望的信鸽飞向了远方,徒留一只黑色的渡鸦想要挣扎着逃出这偌大的庄园,却只能被迫留在庄园上方不停的哀叫。
 
   杰克收回注视着鸟儿的目光,随手把一封告示信扔在桌上。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恍惚的看向朴素花瓶中摆放的玫瑰。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他开口了“是时候...让这个庄园做出一些改变了。”他似乎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到了,有些狼狈的走出了房间。

   今天似乎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杰克从衣柜中翻出了一套非常低调的礼服。他坐在客厅中,看着茶慢慢变冷。起来像等待审判的罪人,又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当午夜钟声敲响第一声的时候,他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在最后一声钟响结束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走廊的蜡烛‘嗖’的一声燃起了蓝色的火焰。

   杰克打开大门,微笑道“Who’s calling?”站在门外的雇佣兵听到这句话愣住了。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杰克皱了皱眉,重新问道“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先生?”雇佣兵用仿佛有人扼住他喉咙的声音回答到“没有,先生…打扰到您我很抱歉…”

   杰克收回紧紧盯住他的目光,向后退了一步,重新挂上微笑。“好吧。不管你是谁,请进来喝一口热茶暖暖胃吧,你看起来有些不好。”佣兵看向杰克身后的走廊,明明不想进去的。却仿佛被这个带着微笑的绅士诱惑了一般,踏入了这个庄园。

   杰克关上了大门,拿起放在柜子上的烛台,转头看向佣兵“来吧。”佣兵犹豫了一下快步走到杰克身边,悄悄抬头看着杰克的侧脸。 杰克突然停下步伐,看向他。佣兵一惊,抢先问道“怎么了?”杰克没有回话,静静第看着奈布,随后他收回目光,反手推开了客厅的门。

   佣兵神情恍惚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摩挲着茶杯的花纹。他有些不安,眼神迷离,似乎在怀念些什么。杰克坐在他的对面,静静的看着雇佣兵。
  
   突然佣兵的眼神变的有些不可思议,杰克扭头望着佣兵看向的地方。那是一个有着烫金花纹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束罂粟。佣兵抿了一口茶看向杰克,问到:“那个花瓶…不,你喜欢罂粟吗?”杰克笑着回答“喜欢,我的爱人…需要用到这种花。”

   佣兵有些迷茫,他从不知道这种即酸涩又不甘心又有一点安心的感觉代表着什么。他从未经历过这种感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佣兵低下头心想‘需要么…是艾米丽小姐吧。她是一个医生需要罂粟做镇静剂......她是一个很好的医生,也应该会是一个完美的妻子。’他迅速抬头看了杰克一眼,又低下了头,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当他抬起头,杰克看着他的眼睛,佣兵的眼睛在烛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就像雨过天晴的天空。湛蓝的;多变的;自由的…那是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美,吸引着人们飞蛾扑火。

   杰克看着佣兵突然笑了起来“你看起来已经有主意了。”佣兵也笑着回答:“是的,先生。我不再迷茫了…你…”他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你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杰克望着他的眼睛,仿佛要把他印在脑海里。

   “不,恐怕不行。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祝你幸福。”奈布扑向了杰克的怀里。带着细小的哭腔“也祝你幸福。”然后他把兜帽拉的更低了,随后推开了杰克。向着庄园的大门飞奔而去。

   杰克看着奈布的背影,他的甜心刚刚回到他的身边,他却需要把他推回到升起的太阳身边,那么迫切…又那么绝情。

   杰克站在庄园的门口,看着湛蓝的天空,突然开口:“飞吧,我心爱的雄鹰。你不适合呆在这里,当被我囚禁的金丝雀。最适合你的…永远是外面湛蓝的天空和多彩的世界......那才适合你。”

  杰克转身,奥地利斯庄园将永远不会再次开启。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