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6

chapter 6 战争的开始
  

   雨过天晴,完全看不出昨夜下了一场雨。我看着煎锅中的鸡蛋,小心的防止它被煎焦。在手边洁白的瓷盘里面摆放着两片培根,把煎蛋小心的摆放在旁边,关火。取出两片吐司,再把泡好的咖啡摆放在旁边,完美的早餐。

   『一会儿上去看看他好了』忧心于楼上人的病情,平时要半小时解决的早餐,今天早早结束了。先把粥煮上吧...把波菜洗净,姜切丝,在切上一小块鸡胸肉。接下来慢慢煮就行了,先上去看看他。

   站在客卧外面开始敲门,里面没有回声。打开大门大步向着床边走去,果然发烧了。用手背感受了一下他的温度,还好烧的不是太厉害。窗户打开被子掖好,下楼准备药物。

   打开锅盖,香味四溢,取出小碟尝一下。对于我来说是有点淡了,但是对于病人来说是刚刚好的。端着粥、药和一杯温水上楼,把他扶起来枕头摞好,尽量让他靠的舒服一些。轻拍他的脸蛋“奈布,醒一醒。把粥和药吃了在睡。”

   他半睁着眼,处于一种只能听见话的状态。我端着粥,耐心的一勺一勺,吹到不会烫嘴在喂给他。小半碗粥下去,最后实在吃不下去了。把药递给他,他呆呆的看着,也不接过去。只能帮他把药放进嘴里,在喂两口水。好,顺利的把药咽下去了。

   扶着他把枕头放好,掖好被子,把窗户关上。下楼去厨房把碗洗净,平时这个时间诊所应该开业了...算了,最近两天先关门吧。先把奈布昨天洗完后搭在壁炉旁烤的衣服熨一下,不然都是褶子。

   熨好衣服后,去整理一下花园。虽然说,外国玫瑰很好看,但是英国玫瑰也不差啊。一边清理杂草和枯枝,一边想,好久没在诊所进行下午茶了。要不要烤一个小饼干?或许还可以再加一个布丁?

   中午12点了,上楼看看他,应该已经起了。没有想到,反而烧的更厉害了。简直要人命,赶紧准备抗生素和酒精,还有旧伤复发?!!加大剂量,在这么烧非得烧傻了不可,同时拿酒精开始一遍遍擦身体。

   体温时高时低,忙碌不停,快到午夜。体温终于稳定下来了,坐在床边看着他抿的死死的嘴唇开始一点点放松。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就这么傻傻的看着他。随着时间的流逝,眼皮一点点变沉,最终还是没能抵挡睡魔的来袭。

   再次睁眼,第一反应是去测试脑门的温度。温度正常,烧退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对此没有反应。打着哈欠开口“你的衣服在浴室的篮子里,已经洗过了。一楼厨房锅里有粥,我不希望知道你没有热,当然你也不会希望知道我生气的后果。对吗?某个不好好对待自己胃袋的奈布·萨贝达先生~”我回头看到他打了个寒碜,推门走了。

   躺在自己温暖舒适的床上,很快变投入了睡魔的怀抱 。

   再次醒来,是奈布在叫我。“先生?要不要吃个晚餐?你已经睡了一天了。”我嘴里含糊的回答了他,穿着睡衣坐到了餐桌旁。他把粥端了上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余光看到他一直在往我这边飘。把勺子放入口中的一刻我只想吐出来,苦于他还在旁边看着我,只能面色如常的咽下去。“你没有吃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那锅粥被我喝完了,想着先生你没吃早餐就煮了一份。”我沉默的看着碗里的粥,怪不得。冰箱里蔬菜只剩下苦瓜了。“味道如何?先生?”沉默的又舀了一勺,“叫我杰克就好,味道还可以。”他的表情有些骄傲,努力把这碗苦瓜粥喝完。认真评价一下,除了苦,盐和糖你各放了一半吗?

   拿着餐具准备洗,他却把我从厨房推了出来。“我来洗吧,杰克你在上楼睡一会儿?这两天照顾我辛苦你了,谢谢你...我的朋友。”我回头看看他,能说些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不需要道谢。”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非常美丽。

   我不知道的是,他偷偷地抹了一下碗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