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7

chapter 7 马戏团的秘密

   自从吃了奈布的苦瓜粥,我娇气的胃已经抗议了三天,这使我看上去有些憔悴。现在去找他大概会吓到他,再过过吧......把自己养胖点在去找他♪然后光明正大的把休诊牌子挂出去,小饼干~布丁~红茶~我来了。

   虽说是养胖,但是真的没有回到原来的体重...烤曲奇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打开门,是好久不见的奈布。他被突然打开的门下了一跳,磕磕绊绊的向我问好。不等他把话说完,拉住他的手,把他往屋里带。

“有什么事进屋再说,我烤了一些曲奇,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烤好了。”

   把他带到花园,拉开椅子。“请,先坐。我去取茶具和饼干。”他有些局促的坐下了,我返回厨房取出两套茶具,在把新鲜出炉的曲奇放进篮子里,在把之前烤的小饼干加进去,感觉还是有些少,又手脚麻利的做了几个三明治。推着餐车来到花园,把东西按顺序摆好。

   “尝一尝,西兰红茶--要不要加奶?”我举着奶罐问他。“不了,谢谢”那还真是可惜,把什么都没加的茶杯递给了他,表示他可以随意加糖。自己则在茶杯倒了二分之一的奶,混上二分之一的西兰红茶,美味十足。

   院子里是我精心照顾花朵,什么都有,白色的百合;白色的玫瑰;紫色的薰衣草;还有我最钟爱的红玫瑰。在花园喝着下午茶,欣赏着这些娇艳欲滴的玫瑰,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抬头一看,他就像一个松鼠,抱着饼干啃,看上去非常愉快。“对了--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他冷不防的被我一问,有些噎到了,抬起茶杯掩饰嘴角的笑意。『果然很可爱』

   他喝了一大口红茶后回答道“我姐姐拿到了两张马戏团的邀请票。”我接过其中一张,闭口不提诊费。“替我谢谢你姐姐,还有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去。”他犹豫的看了看手里的票“你没有别的可邀请的人了吗?”“没有了。”他看着手里的票,犹豫的看了我一眼,答应了。

   我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杰克没有朋友可以邀请好可怜,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不是就很尴尬了吗。......不得不说,小可爱你的脑补能力是真的强。

   在他走之前,我塞给了他一盒自己手制曲奇和一大束玫瑰--他之前一直再看这个,还有他一直在啃我之前烤的小饼干,刚好还有剩。

☆*☆*☆*☆*☆*☆*☆*☆*☆

   ...去马戏团应该穿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的衣物,在上衣口袋里插上一支玫瑰,希望不会出错。

   他今天穿了一件看起来不那么旧的大衣,看样子我是穿对了。“这个马戏团在哪?”他头也不抬的回答,“游行性质的马戏团,在镇子中央。”他领着我穿越了大街小巷,真希望时间在此停留。

   坐在人声鼎沸的看台上,我还有些不真实。看着台上的小丑骑着独轮耍球,准备无聊的别过视线时,小丑摔倒了,身边的人们都开始呐喊叫好。恶劣的人类,而只有奈布直勾勾的看着小丑,他没有笑。

   下场表演是驯兽师的,可是她为什么打开笼子让小丑进去?哦吼,进来时没仔细看这个马戏团,现在看一下,这个驯兽师胳膊没有了。黑心老板把这个女人扔进虎狮群了?那么,那个小丑精神方面可能有问题,她想利用小丑的死来报复团长?或是解散马戏团?哦?有个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团长发现了吗?

   小丑的节目到此结束,马戏还没有结束。奈布拉着我先一步离场,他要去看看那个小丑。依稀听见主持人在说下一个节目是---八条腿的舞女!

   他拉着我饶了一圈走向帐篷的后门,我们看到脸上抹着花里胡哨的小丑落寞的坐在台阶上。我把口袋中插着的玫瑰花递给他,推了他一把,他踉跄了一下,回头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磕磕巴巴的说“表演很精彩,给你。”

   小丑接过玫瑰开始一边道谢一边哭,嘴里还嘟囔着“都怪他。”他好奇的问了出来,“都怪谁?”小丑把捂着脸的手放下他用一种诡异的腔调回答到,『糟糕』“微笑小丑,都怪他,他把我的鲜花掌声抢走了。”奈布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小步,小丑脸上被抹花的油彩配上这句话实在诡异。

   我强硬的搂住奈布的肩,对他说“演出十分精彩,可惜已经落幕了,我们还有事,先行一步。”随后拉着他的手大步离开这个地方,并且告诉他“别回头看他。”

   我看到他在拐角处回头想看他最后一眼,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看着他往我怀里钻了钻,嘴角扬起一个弧度。随即想到,今天晚上他大概会做噩梦,那么谁会在晚上照顾他呢?那个玛尔塔么?想到那个女人,嘴角的弧度开始下降。

   把他送回白沙街,看着他上楼,正准备离开时,他又走了出来。我有些惊讶,楼上没有亮灯,那么,玛尔塔应该是出去了。我从小巷的阴影中走向奈布,“怎么了?”他有些为难的看着我。“我姐姐她和特蕾西去国外了,我的房门钥匙和钱包都在房间里。”他好似在为自己粗心大意给别人填了麻烦而烦恼。

   他眼神有些躲闪,大概是准备说找朋友借住一段时间吧,他刚刚回国,而我霸占了他全部的时间。在他开口说谎之前,我打断了他。“不介意的话,请来我家的诊所小住一段时间。最近这两天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开口拒绝,可是对我口中的‘会发生些什么’有些好奇,最终他还是选择问我会发生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我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我,会有一件大事发生。答应我,减少出门的次数,尽量保全自己,不要好奇,好么?”

   他第一次看见我这么凝重的表情,有些小心的答应了。我拍拍他的肩,“走吧,看天色要下雨了,最近的天气可是变化很快的。”最终我们在下雨之前拦下了一辆马车,可是下车时依旧被雨水淋到,他还不小心踩在泥坑的边缘,溅到了泥渍。

   把他领进门,笑着对他说,先去浴室去去寒,温水、浴巾、和洗发水随时都可以使用。把他推进浴室,姜汤先熬着,在开始处理他踩到泥的靴子和地上的雨水。他出来的时候,上身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心猛的跳动了一下,他的脸上还带着出浴后的红晕,美丽异常。不过为什么就看了我一眼?我穿着有哪里不合理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白衬衫半挽起袖子配上马甲加上西裤。很普通啊?

   “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他似乎有些不愉快,“抱歉,我只是在想,我好像没有多余的睡衣了。”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黑。『上次的睡衣被他带走说要拿去洗了...嘛...当不记得好了』“我去楼上看看有没有多余的衣物。”也没有等他答复,把手中的玫瑰插回到花瓶 ,上楼去了。

   有些为难的看着手中的白衬衣,是不是有些大了?只剩这一件了,身上是比这件小一号的...如果把大一号的给他,衣服会晃荡,他会强行穿回原来的脏衣服的......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有人穿着脏衣服在家里逛!拿着手里的衬衫,下了楼。

   “只有这一件了...其余的都在洗衣房晾干。最近这几天下雨比较多,将就一下吧。”他接过我的衬衫,“我先去洗澡了,厨房的姜汤应该已经熬好了,喝之前别忘把火关了,杯子在下面的第三个抽屉。”

   十分好奇他拿到那份沾有我味道的衬衫是什么反应,于是偷偷回头看了一眼,他把头埋在了我的衬衫里面,像是归家的小猫迫不及待的把头埋入主人的胸膛一样。

   直到现在,我洗完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那副画面依旧挥之不去。正当我辗转反侧时,房门被敲响了。他正站在门外,光着脚,抱着客卧的枕头,把脸埋在里面。窗外一道雷光闪过,他哆嗦了一下,我侧过身。

   他从缝隙中跑向我的大床,关上门,在床头留了一盏微弱的灯火。他躺在床的右边,我在左边。外面电闪雷鸣混合着倾盆大雨,透过微弱的光,我清楚的看到他在不停颤抖。犹豫的把手伸向他,在触及他后背的那一瞬间,他停止了颤抖。毫不犹豫的丢掉了枕头蜷缩在我怀里,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我不停的在雷声中抚摸着他的脊背。消瘦且纤细,感觉随时会被生活的重担压倒,就是这样的他,接近了我,安抚着嗜血的野兽。

  

  窗外雷声轰鸣却在没有影响屋内相拥而眠的两人。

 

  今晚,一定会是一个甜蜜的美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