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丝鹊

杂食党,信仰做人就是要随便一点啊。开始还债心虚JPG文:5/1画:15/0

【杰佣】Timid me(胆怯的我)11

chapter 11 沉迷其中

   从那天过去以后,他似乎有哪里正在改变。对他的关心与照顾被尽数收下,投入的感情仿佛像往大海里扔石子,没有任何反应。

   拍卖会已经结束,近期就会返航......看着他突然放下刀叉,拉了拉我的衣角,表示他想回去了。我低下头轻生问他“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他看着我的眼睛,摇了摇头拒绝了我。

   有些烦躁的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没有兴趣继续和不相关的人聊天的欲望,失礼的把高脚杯放进侍者的盘子里,扯了扯领结。准备去找哈斯塔,我需要尽快上岸准备收网。

   按照哈斯塔给的线路图一路走走停停,倒是也不急,最终站在船仓底的一扇门前,有不好的预感......有些犹豫的敲了敲门,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拉开大门意外的看到哈塔斯就在里面。“怎么不回应?”他突然回头朝我发出诡异的笑声,后面的法阵发出诡异的紫色光芒,阵上隐约站着一个带着面纱穿着紫色裙子的少女。

   船猛烈的震动了一下,少女消失的地方海水开始蔓延,震惊的看着哈斯塔“你疯了?这艘船上可是有不少名门贵族!”他的眼睛发出红光“杰克,你知道的,他们有多丑陋。”“那你要搭上我?”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我好像没有得罪他。“为了伟大的神,牺牲你一个算的了什么,整个船上的人都将成为海神的祭品!!!”

   这个人已经疯了,海水已经淹没了他的下颚,这里不能再待了。转身拉开门,向着舞池跑去,路过面带死气沉沉的侍者;与面带微笑的贵族小姐点头示意;穿过高声交谈的绅士。整个舞池都没有他的身影,那么是在房间吗?警员已经拉响警报,海水已蔓延至船舱中部,加紧步伐向客房走去,猛的打开大门,“奈布?船要......”这里也没有,脸色阴沉,一颗心逐渐下沉。

   抱着他或许在求生汽艇的希望向那里行进,来到甲板看着求生艇上的人,四处寻找,没有!---哪里都没有!!!焦急的守着最后一艘潜艇,把觊觎的人全部杀掉,本来是想自己走掉就好的......心情逐渐焦躁,杀心抑制不住,抛弃绅士的外皮抓住甲板仅剩的人问到“你看没看见一个穿着绿色兜帽的男孩?”回答没有的一律杀掉,不知道已经杀掉多少人,终于有一个回答上来的了。他紧张的挥舞着手,“在二楼的洗手间看到过他一次!不过他看起来不太好,求求你放...”没等他说完一刀封喉,抛下尸体,疯狂的向二楼船舱奔去。

   焦急的奔跑在走廊中,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会找到你的』二楼的走廊上水已经蔓延过小腿,在走廊上大喊着他的名字,最终在走廊厕所的隔间里找到了他,他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把他背起,水已经蔓延到胸膛,这不是与时间赛跑,这是在与死神赛跑。

   马上到甲板了,可惜船体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海水蔓延过头顶。眯着眼看着还依旧有光亮的出口,上面就是甲板了,把他搂到怀里,双腿发力猛的窜到甲板脱离船体。向上游去,把头露出海面时猛的吸气,从未感觉空气这么好。观察怀里人的情况,他似乎呛了些水,用力咳出后呼吸逐渐平稳。还好在海水蔓延的瞬间捂住了他的口鼻,不然吸进海水恐怕会更糟。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在海上撑三小时,在带着一个累赘的情况下与人争夺木板,我虽说成功的抢到所有权,但是我的手臂和脖颈有不小的擦伤。努力把他弄到木板上,自己则在海水中,木板无法承受两人重量,推着木板继续抢夺,把他们的衣物夺走(外套)。尽量弄干,盖在奈布身上,意外收获了两个救生衣?还有一些碎木头,把他们垫在正片木板下面,尝试一下,刚好可以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警惕着周围的人来袭,不断有人想搏一下,可惜都没有成功。

   随着时间的流逝,海面上漂浮着的人逐渐减少,不断测试他的体温和呼吸。通过月亮推算救援队应该快到了,为什么还没有到!?视线有些模糊,快要放弃时听见他在喊我的名字,微弱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杰克”他的声音那么迷茫,如果我“睡去了”他会活下来吗?答案是否定的。手指插进伤口,纤细的指尖在神经上跳舞。坐直把他揽入怀中,亲吻他的嘴唇。

                           『他是我的』

   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在吸引着我,而我,甘之如饴,心甘情愿的沉迷于他。

评论

热度(5)